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黄玉惠工作室
会员单位
专家团队
沙盘游戏
心理咨询
新闻动态
心理世界 培训督导 在线留言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 通知公告 >> 正文
受伤的孩子 谁来陪伴?
发布日期:2013/9/4 16:39:36    浏览人数:4275

“心灵花园”的创始人申荷永夫妇便提出:如果不能陪伴请放弃心理援助。在他们看来,被遗弃的孤儿,还有诸如因地震等自然灾害“受伤”的孩子,援助都需要持续关注,因为陪伴是一种爱,而爱能治愈一切。

基于对国内孤儿的心灵关怀,作为全国孤儿院的儿童心理辅导公益项目“心灵花园”的创始人申荷永夫妇便提出:如果不能陪伴请放弃心理援助。在他们看来,被遗弃的孤儿,还有诸如因地震等自然灾害“受伤”的孩子,援助都需要持续关注,因为陪伴是一种爱,而

爱能治愈一切。孤儿院的孩子内心无家

13年前,一直从事学前教育研究的高岚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特聘专家,在辗转于甘肃、宁夏、青海、广西等地的孤儿院实地考察中,高岚经常遭遇这样的情形,很多孤儿院的孩子会主动问到访的人,“带礼物了吗?”

     虽然高岚清楚,大多数孤儿院并不缺乏外界的各种爱心捐赠,但孩子们那种仪式性的“讨要”在高岚看来却是一种“心灵无家”的外射。每一次,那些孩子惯性机械的表情总会令她想到与自己职业相关的“心理问题”。

而真正促使她和丈夫以心理学方式介入儿童关怀的却是在2007年年初。那是一次在广州福利院的公务性探访,一名已经技校毕业的17岁孤儿主动提出要高岚为自己介绍一份工作。

    考虑到这个孩子因儿时脑瘫留下了走路不便的后遗症,高岚特意让朋友为他安排了一个物流机构办公室的工作,并安排好了宿舍。但听完高岚的介绍后,这个孩子回绝了高岚,“这么远,条件也不是很好。”高岚始终记得他一脸诧异的样子,“仿佛那不是现实。”

     在高岚的一再怂恿下,这个孩子才勉强答应去工厂看看。没想到,在看到四人一间的宿舍时,他基本用没有商量的语气告诉高岚,“没办法在这么差的条件下工作。”在高岚看来,大多数时候,孤儿院长大的孩子已习惯“等物质、等救济”,突然在某一个时刻需要自己真正做什么时,“内心流露出畏惧和空洞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20073月的一个周末,高岚带着学生来到广州市儿童福利院,在孩子们叽叽喳喳的围观声中,高岚和学生将一个盛有沙子的木制盒子摆放在一间教室的中央,随后,四周的书架上也被摆满了各式各样与玩具相仿的小道具,她鼓励那些有好奇心的孩子,用书架上的道具在有沙子的盒子里“作画”,“心灵花园”就这样诞生了。借助盒子(沙盘)、沙子、道具(沙具)进行的“作画”游戏,实际上是一门被称作“沙盘游戏治疗”的心理治愈技术,在申荷永、高岚看来,

让孩子自由挑选玩具,在盛有细沙的盒子里构建属于自己的世界,以此判断解决孩子内心的冲突和进行心灵转化的“沙盘游戏治愈技术”,最符合帮助解决儿童的心理问题。

    1993年,在美国访学的申荷永最先接触到这门技术,在随后的二十几年里,他和妻子高岚在取得“国际沙盘治疗师”的资格后,便一直努力在国内引进推广这门心理学治疗技术。

  陪伴就是一种爱  爱能治愈一切

    在广州儿童福利院,6岁的点点是“心灵花园”设立后,高岚以“沙盘游戏”辅导的第一个孤儿。

    由于先天性脑瘫和手术的失败,被遗弃的点点从一开始就不能走路,平时极为沉默的孩子基本没有表情。每次活动,高岚抱着小点点选沙具,言语不多时,通过小点点在沙具前目光停留的时间来判断孩子喜欢的沙具。细细的沙子开始在这个小男孩的指缝间滑动,一双大手和一双小手在非语言的空间里默默地建立起某种关联。

     起初点点的沙盘画里基本没有太多的画面,柔弱的小动物散落在沙盘四周,除此之外就是用沙丘构筑出来的隔离带。后来,点点的沙盘里开始有了房子和人,直到6个月后的某一天,点点沙盘间开始呈现绿色的植物和小桥下流动的水,而这时,这个叫点点的孩子开始有了笑容,也开始借助辅助的设备练习走路。

     点点的变化,使得和高岚一起在福利院进行康复治疗的联合国医生极为惊讶,在过去的几年里,这个无话的小男孩,基本被动地接受着药物治疗却收效甚微,对此,申荷永和高岚这样解释,“不是谁治愈了谁,是游戏的陪伴力量打开了封闭的心灵。”

   “陪伴”是这对夫妻在创建“心灵花园”时,为志愿者们定下的基本调子,“陪伴就是一种爱,爱能治愈一切。”申荷永说。

    “我一直试着去理解,为什么父母会遗弃自己的孩子?”李江雪最早参与“心灵花园”专业心理学志愿者团队,她记得每次培训,身材魁伟的申荷永在重申这句话时,头会不由自主地微微下垂,仿佛是在自问。“中国有100万孤儿,无论是被父母遗弃还是父母双亡,关心这些孩子,都是在捡起被扔掉的责任。”她总记得老师这句话。

二十年前,在美国访学的申荷永曾在一次华人的聚会上,碰到一位收养中国孤儿的夫妇,那次聚会,这对夫妇襁褓中的婴孩啼哭不止,申荷永伸手接过孩子并对孩子喃喃有声,没想到孩子竟然停止了哭泣。申荷永有些得意地告诉那对夫妻,“要对孩子多说中国话,”可同为心理学教授的同学告诉申荷永一个“秘密”,原来这个女婴是被母亲丢弃的,被收养后,只要被女性拥抱便会自然哭泣。

    申荷永一开始并不信这个,“一个襁褓中的婴儿怎能分辨男性和女性,”但当同学再次为他演示时,他信了,不会说话的孩子通过接触抱着自己人的心跳,竟能在自己的意识里分辨抱自己的人是男性还是女性。

    这个经历让酷爱《易经》的申荷永想到“感应”这个词,“心灵的治愈难道不是感应在发挥作用吗?”在他看来,孤儿院的孩子因为见惯了来来去去的人,并不能轻易向人打开心扉,如果辅导者在和儿童工作的沙盘游戏里,一直是以一种陪伴者的角色与孩子相处,久而久之,那些曾经受过心灵创伤的孩子,一定会被感化。

    如果不能陪伴请放弃心理援助

    在2008年“5·12”汶川地震,“心灵花园”为北川中学的孩子提供持续长久心理援助的过程中,申荷永再次体会到“陪伴”和“感化”的力量。

    汶川地震后一周,申荷永和高岚带领“心灵花园”志愿者进驻北川中学,之前,他们已经在德阳和汉旺两地建立“心灵花园”志愿者工作站。

    而此时,在绵阳长虹集团空地临时复学的北川中学却拒绝任何心理辅导团队的进入。原来,地震初始,全国众多的心理辅导机构或个人纷纷进入北川中学,一些机构给学生发问卷,填完后收起就走人,而一些个人辅导者在和学生并未建立安全信任时便直接触动隐私及创伤,使得北川中学的师生对于心理援助极为反感。尽管申荷永向北川中学校长刘亚春介绍自己“心灵花园”的团队是由华人心理分析联合会、华南师大和复旦大学心理分析志愿者组成,但刘亚春并未表现出要接纳的样子。

    就在此时,帐篷里发生了一件事,一名咨询师在与一名初一学生谈话,希望那个孩子能给地震中死去的妈妈写一封信,听话的孩子爬在铺上写,咨询师则站在一旁不停催促。

     信写完后,咨询师看了一下竟然做了一个令所有人吃惊的动作,她迅速撕下作业本上那封信,然后扬长而去,在一旁的刘亚春指给申荷永看,“这就是心理援助。”这时,一旁的高岚慢慢蹲下身靠近这名孩子,她用志愿者的药箱先帮孩子处理胳膊上的伤痕,并轻声问“疼吗?”孩子说,“不疼,妈妈要是能被救出来她会更疼。”高岚和两名志愿者的眼泪一下就流了下来。刘亚春看到了这一幕。许久,他握住申荷永的手说,“你们留下吧。”

     曾有媒体报道,在地震后,全国有近两千名心理咨询师和近百家心理机构进入北川县,一个月后走了近一半,三个月之后,只剩下三分之一,一年不到,所剩无几。地震后北川中学的第一个暑期,在获悉学校仍然会有几十个无家可归的学生留守时,“心灵花园”志愿者选择的是继续留校。一名高一的学生曾问申荷永,“你们什么时候走?”申荷永说,“也许等你高三毕业时我们还没走。”

    这样的答复,是申荷永和高岚对于“心灵花园”这个公益援助项目发自内心的理解,“如果我们所做的事情还能有益,那是因为我们愿意长时间无条件守护、陪伴和倾听辅导者。”

  孤儿需要持续关注他的人

    2008年汶川地震之前,全国仅有7所孤儿院建有“心灵花园”工作站,而至今,全国范围内已启动的“心灵花园”工作站已达40余所。

   “心灵花园”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一旦决心成为志愿者,除特殊情况,必须保证每周有一天在站点工作,“风雨无阻。”

    “这是一条重要的法则,尤其是面对孤儿的工作。”一直从事儿童心理研究的高岚深深懂得:“孤儿的内心极度脆弱和缺乏安全感,当他们发现周围还有一个持久关心他的人,治愈就发生了。”

    正是汶川地震时,“心灵花园”提供的这样一种心理援助模式,吸引了国内大批志愿者的加入。

    23岁的广西玉林师范学院心理系大四学生卢静,是北川中学初中学部“心灵花园”工作站第三任负责人,去年10月,卢静从当地工作站报名被选。当时,和她决定去的还有另外一名志愿者,但当得知必须工作至少一年时,那名志愿者决定不去了。卢静一个人去了,在学校,她和学生有一样的作息时间,逢大的节假日,她才能回广西的家。

工作站办公室门外有一个大信箱,有需要咨询的学生会将自己的问题提前写好放入信箱,每周六周天,卢静按写信的顺序预约同学一对一咨询,绵阳师范学院心理系也建有一个心理小分队,卢静的另外一项工作就是帮小分队联系个人咨询和团体辅导。

     53岁的孙华宁是在汶川地震自行进入灾区进行心理援助时结识“心灵花园”团队的。回乌鲁木齐后,孙华宁便申请成为乌市SOS儿童村“心灵花园”的志愿者,2011年,孙成为当地志愿者团队的负责人,是众多站点负责人里最有激情的一位。在乌市的SOS儿童,少数民族的孤儿有不少,语言不通使得辅导工作非常缓慢。大多数时候,一个孩子的辅导要跟进两年时间。孙华宁一直觉得,对于这些孤儿,“沙盘游戏治疗是最好的援助工具。”当一个小小的沙具愿意被孩子放在不同的位置上时,“与外界的交流就已经开始发生了。”

2013年5月,各地“心灵花园”志愿者人数加起来快近600人,除了每年定期可以参加免费的专业心理学培训,志愿者们均没有任何的酬劳。

                               

“为什么这么多人愿意参与?”在申荷永看来,“因为心理援助的过程本身就是一种自我救赎。”49岁的宝珠是一名只能靠轮椅行动的沙盘游戏治疗的心理咨询师,谁也难以想象,从2009年起至今,她一直在北京通州流浪儿童所做“心灵花园”的志愿者。每个月至少一次,她开着自己的残疾人三轮车,往返80公里去站上工作一整天。冬天,她的三轮车没有车棚,太冷时她会边唱歌边开,等到了站上时,“只剩下嘴有知觉。”

   2008年6月9日,一直忙于联络汶川地震救援的成都“心灵花园”负责人雷达,在深夜往返德阳和北川工作站点的途中不幸遭车祸遇难,他的身后留下的是年轻的妻子和即将出生的孩子。

     遇难之前的雷达,曾与申荷永夫妇计划,“在三年时间为全国近百万孤儿开设100个心灵花园工作站。”上海的志愿者刘志军一直记得,在五年前的雷达遗体告别会上,轻易不流泪的申荷永喃喃自语:“我们一定会坚持下去,完成这个心愿。”

  申荷永:心理辅导最忌今天来明天走

    在心理学界,申荷永绝对够得上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他曾揭心理学圈子里的问题,自曝国内心理学“有病,病得不轻。”他做过精确的统计。从1994年到2004年,在国内《心理学报》、《心理科学》、《心理科学进展》三家主流心理学期刊上,没有一篇关于自杀研究的论文,“连自杀这个关键词都没有出现过”,而每年国内的自杀事件高达300万,大约有30万人死于自杀。同样是这10年间,这三家期刊上“也几乎找不到有关强迫症的研究,”而中国的强迫症患者远远高于其他国家。

     在一次级别颇高的大会上,他质问台下的人,“我们做那么多的学术论文和研究,其目的和意义是什么?若不对现实的需要做出回应,是不是太冷漠了。”

  心理学不仅是治疗一种症状而是一种心理治愈

 华商报:作为一名心理学教授和博士生导师,创建这样一个针对孤儿院的公益项目,会让一些同行不理解吗?

     申荷永:这么多年过去,与其说很多人开始渐渐理解“心灵花园”,不如说很多人开始熟悉荣格心理分析与中国文化的关系,我所追求和倡导的心理学绝不仅仅是去治疗一种症状,而是一种心理治愈。“治愈”与“治疗”不同,前者看

重的是被辅导者潜能的开掘,看重的是心灵的成长与转化,后者则可能是被动的接受治疗,或等待治疗。

     对于孤儿的心理辅导我们使用了沙盘游戏治疗技术,儿童最易和玩具建立某种联系,在沙盘中运用玩具(沙具)创造(画面)的过程。当游戏者在不知不觉中用象征的画面让心理问题呈现时,呈现的问题又能受到容纳和保护,治愈开始发生了。

孤儿需要帮助但最重要的莫过于心灵陪伴

华商报:据我所知,援助孤儿院的公益项目各式各样,但大都与物资的援助有关,以心理学的方式介入的不多。

申荷永:这一点我没有做过调查,不过我能肯定的是,“心灵花园”是坚持最久和最好的心理辅导公益机构,只要有“心灵花园”的工作站,我们的志愿者必须保证每周都有在孤儿院工作,没有这样的承诺,我们不会在孤儿院设立工作站。心理辅导最忌今天来明天走,我本人认为这是极不专业也不负责任的态度,尤其是针对孤儿。

我们的志愿者曾经碰到过这样的情形,当针对一个孤儿开展工作时,沙盘中可能呈现的总是内心没有安全感的意象画面,有经验的辅导者会等,为什么呢,因为有些孩子怕你跟其他人一样,今天在明天就不来了,那样,当刚刚建立的信任重又消失时,对孩子就可能又构成伤害,所以有些孩子情愿不与人发生关联。

华商报:为什么“心灵花园”的志愿者愿意持久地去做这件事?

申荷永:这大概和他们的职业态度有关。一般我们要求当地“心灵花园”的负责人必须从事与心理学相关的工作,保证他们能对自己所从事的事情有高度的职业认同感;其次,我个人觉得,凡是从事心理学的人也许都有一种共识,孤儿固然需要很多的帮助,但最重要的帮助莫过于心灵的陪伴。

                                                                                    摘自河北心灵花园

 
热点文章
受伤的孩子 谁来陪伴?
“百童牵手 共筑未来”活动说明
在生命的最深处与人相遇---黄...
“辽宁沙盘游戏联合会第三届年会”
拷贝与分享
昨天的故事 今天的歌
研讨会上的涂鸦体验
督导之外的收获
相见时难 别亦难
心灵花园八月的歌——成语知我心
图片推荐
  心灵花园辽宁省孤儿学校工作站 第 三 届 公 益 拍 卖 活 动 通 知
心灵花园辽宁省孤儿学校工作站 ...
第二届心灵花园个案报告会邀请函
第二届心灵花园个案报告会邀请函
第三届“六一.蓝钻杯”少儿沙盘创意邀请赛通知
第三届“六一.蓝钻杯”少儿沙盘创意...
受伤的孩子 谁来陪伴?
受伤的孩子 谁来陪伴?
 “百童牵手 共筑未来”活动说明
“百童牵手 共筑未来”活动说明
志愿者第一次大会
志愿者第一次大会
督导之外的收获
督导之外的收获
华人心理分析联合会会员章程
华人心理分析联合会会员章程
“辽宁沙盘游戏联合会第三届年会”
“辽宁沙盘游戏联合会第三届年会”
在生命的最深处与人相遇---黄玉惠老师玉林心灵花园之旅
在生命的最深处与人相遇---黄玉惠...